1987基隆忘憂谷-crop  

3

經過了一夜早就習以為常的無言相向,凌鷗不露痕跡地如常上班只是工作情緒受到影響而有點心不在焉,下班後又得小心翼翼地應對他的家人。

每次爭吵過後凌鷗碳中總是採取不聞不問的冷戰方式,才不會失控的在他父母面前公開上演惡言相向的戲碼,這是凌鷗最基本的認知與自我要求。

夫妻吵架原本就應該私下進行,不需要讓第三者陷入「說什麼都不是」的窘境,情況再怎麼糟她也不會讓他在自己的父母或朋友面前下不了台,頂多只會讓他的家人感覺出兩人之間「怪怪的」,卻又無從下手的模糊地帶猜測著。

或許,是心中對碳中的那份摯愛使然吧,或是天生個性原故吧,總之,看著同住屋簷下的小叔和小嬸偶爾當著家人的面惡言相向 (大部份是因為管教小孩的立埸不同)那種讓第三者不知如何是好的尷尬場面 (插手也不是,不插手而佇立火爆現場也難堪)讓她更加堅定自己的原則與立場。

提起對碳中的愛就勾起了那一段六年的愛情長跑回憶,凌鷗的心就情不自禁地微微顫動著,一種窩心的感覺在暖著她的心頭,融化著她的鐵石心腸。

記得交往的時候,有一回,正在台中服役的他放假北上,見面的時候他拿出一封信詭譎地說著:「我收到一封署名張凌鷗的信喔~」

凌鷗還在狐疑不定的時候 (心中OS: 是啊! 是常常寫信給在軍中的他,尤其是在他尚未下部隊受訓的時候幾乎是每日一信,好讓他可以排遣苦悶又可以去除「兵變」疑慮) 碳中遞出信件,凌鷗看到和她的名字一模一樣的署名而且是從師範大學寄出的。

「這是怎麼一回事?凌鷗蹙眉問著。

「妳可以打開來看」碳中鬼魅地笑說著。

 凌鷗打開了信,饒有興味地瀏覽了一遍。

 「真的是和我同名同姓耶,她是誰呀? 竟然主動向你示愛? 她一定非常喜歡你」

 「那是有一次寢室聯誼認識的,之後她還主動織了一條圍巾送給我」年輕的碳中顯的有點過於道貌岸然回憶著,可能是想讓凌鷗安心吧。

 「她長得如何?凌鷗帶點醋勁問著。

 「我不太記得,因為她並不是我喜歡的那一類型的人,只記得身材有點壯」碳中輕描淡寫地回憶著。

「她寫過幾封信給你啊?凌鷗眉毛微揚問著。

 「應該是兩封,這是第二封,可是我從來沒有回過她的信」碳中有點急於表態似地想要撇清他並無二心的立場。

 「那她一定很傷心!凌鷗故意調侃地說著。

 碳中嘴角微抿、攤開雙手、聳著肩再搖搖頭,意謂著無可奈何之「誰叫我已經喜歡上妳了」的意思,凌鷗也心領神會地嫵媚一笑。

 想起這段無巧不成書的往事也讓凌鷗想起屬於她的一次無獨有偶的巧合。

 有一回,他同她在她的台北住處也接到一封信,一位大學時代房東的堂哥寫來的。

 之前,那位仁兄正在服役,因為家鄉遠在台東所以每次放假就到他堂弟住處打發時間因此認識了凌鷗

 她不知道原來那位仁兄當時就喜歡上她,只是礙於屏東農專的學歷不敢表明心跡,直到退役才發奮圖強努力K書,重新報考大學聯招,考上了才來信傾吐暗戀心意。

 奈何,名花早已有主,凌鷗只能以沈默對他表示抱歉。

--- 待續

創作者介紹

Erma郁儒心視界

Erma郁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ponylite的倉庫
  • 這~~越看越瞧覺得其來有自...

    你的另一個家位址在那裡

    我想看一下有沒有什麼機會匯入到這裡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