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沒有進過城
不知道都市的模樣
只記得有人說城市的人都睡到過午才起床 (好個無稽之談)
而不是像我們「庄腳人」早睡早起。

另一個對都市的印象
就是光鮮亮麗的姑姑們偶爾自台北回「下港」
拎著大包小包糖果餅乾等「伴手禮」的神采飛揚模樣
那是小小心靈最熱切期盼的、也是最驕傲炫耀的時刻。

有一回大姑姑回娘家給了每個小蘿蔔頭五元零用錢
小小年紀的Erma卻不小心弄丟了
因此惹來老媽的一頓打罵。 
 
說起聾啞的老媽真是有理說不清
記得她常常不分青紅皂白就打人
所以從小就非常怕她。

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有一回老媽外出
囑咐當時年僅8歲的Erma照顧在嬰兒車裏玩耍的小妹 
可能是當時年紀小笨手笨腳的
竟然因為把玩一把剪刀不慎掉落誤傷了小妹。

看著哇哇大哭的小妹一時心慌
深怕老媽回來又逃不了一頓打罵
急忙丟下小妹逃之夭夭
躲到小學廁所裏不敢回家
直到天黑老爸收工返家才騎著機車到處尋找。
 
至今還記得窩在廁所裏
遠遠看著老爸擦身而過
又不敢應聲的哆嗦影像
後來溜回鄰居的柴房
還清楚聽到大人們
為了尋找小孩的七嘴八舌
更加深恐懼而不敢現身。

年輕氣盛時期的老媽
與步入中老年為子女做牛做馬的形象
真是判若天壤。

 
Erma寫於2003,分享於2013.10.23 ---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rma郁儒 的頭像
Erma郁儒

Erma郁儒心視界

Erma郁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