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起小學課業
老公常常在聊到「小學教過的常識」時
對於老婆的一副「莫宰羊」不得不蹙眉搖頭
難以相信老婆竟然是拿「校長獎」畢業的!?

這就是國小六年沒有功課壓力的最好寫照
幾乎全班同學都如出一轍

全憑上課印象應付大小考
沒有所謂的預習或複習
也因此考過試就忘了大部份。


因為在那段物資貧乏的年代
父母親都疲於溫飽的奔波
且大多數家庭都兒女成群
更是無法像現代父母親那樣的面面俱到。

嚴格說起來這又何嘗不是一種「難得糊塗式」的幸福呢?
 
還記得剛褪下小學制服初至鄉鎮「上國中」時
還茫然不知「書中自有黃金屋」的意義為何?
讀書的最終目的為何?
也因此在經歷了三年為升學奮戰的挑燈夜讀之後
(爭取好名次的初衷是為了讓老爸與有榮焉)
一直視「國中三年」為十幾年的就學路上最為痛苦的階段。

因為從此揮別了無憂無慮的童年
也停止了和大自然的約會
更是犧牲了無數個週末假日
只為了升學而讀書考試。
 
多采多姿的六年小學生活也有美中不足的
那就是即使是天高皇帝遠的「田庄」小學
也不能免俗的跟著流行起「課後輔導」
也就是所謂的「補習」。

其實說穿了不就是老師賺取外快的強迫性額外上課
對當時浪漫無邪、根本不知道讀書為何物的學生來講
只是多此一舉罷了。 
 
還記得有一回補習中途
同學們趁著老師回家偷閒休息
大夥兒起哄焢窯去也。

就在盡興忘我、地瓜即將燜熟之際
老師突然返回
大夥兒遠遠望見就一哄而散
各自往乾涸的田埂溝渠裏竄逃
而其結果當然是可想而知的了。

歲月有如潮汐
童年時光也隨著潮來潮往淹沒消逝。
 
記憶
就像一把開啟時光隧道的鎖鑰
隨時播映曾經擁有的精彩片段
隨著年歲的增長會更加鮮明地一一重現
終至串連成一齣獨一無二的人生戲碼。
 
那段「記得當時年紀小」的歲月
可以說是這齣戲碼中最不矯揉造作
又最值得回味無窮的黃金片段。 

Erma寫於2003,分享於2013.10.23 --- finish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rma郁儒 的頭像
Erma郁儒

Erma郁儒心視界

Erma郁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