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5月8日(四)

拉開窗簾
望著厚重的黯沈天空
凌鷗的眉頭舒展了開來
心裏想著:「沒有太陽,今天可以開始去爬山運動了」

前天深夜膀胱炎又再發作
奔赴桃新醫院掛完急診、打針領葯之後
回程車上碳中語重心長說著:

「老婆,我看如果可以的話要去爬山運動才能增強免疫力,或許可以改善妳祕尿系統的問題」

「是啊! 我也知道要運動。可是現在要送女兒上課
根本沒有辦法像以前一樣早上六點出門
運動回來都已經快八點了哪來得及打點女兒去上學。
若是送女兒去學校回來再出門都已經超過八點
太陽那麼大怎麼受得了呀!」

凌鷗想到最近兩個月已經連續掛了三次急診
而且是同樣的祕尿問題心裏也是焦急不已。
若是情況繼續惡化下去而沒有獲得改善的話
肯定會再次影響到已經發炎過兩次的腎盂。

而且搞不好會跟凌鷗的大姐一樣落得洗腎的下場。

想到這裏,凌鷗就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哆嗦。

「礙於現狀,又為了身體健康著想,即使穿著長袖、撐著洋傘、頂著太陽爬山也無不可呀!」碳中試圖說服老婆。

凌鷗嘆了口氣
想起五年前也曾經因為身體狀況每下愈況
在兩個月之內不曾停止西藥的服用-
不是感冒引起喉嚨發炎必須吃藥
就是眼睛發炎,接下來又感冒
然後皮膚出了狀況,隨著又感冒,眼睛再感染…
就這麼惡性循環了將近兩個月
幾乎藥不離口到令凌鷗望藥生畏。

直到眼科醫生提醒凌鷗必須以運動來改變體質才能遠離藥物
也才讓凌鷗痛下決心要開始運動
那時候每天早晨六點
天還沒亮就摸黑出門
八點回到家沖個涼
再服侍女兒上幼稚園
然後才開始一天的工作。

大約持續了兩個月吧
後來因為新業務的忙碌異常
加上寒冬來臨才中止那回的運動。

而那一次的運動效果也持續了將近兩年的高峰狀態
沒有再有感冒及膀胱感染的情形發生。

直到2002年底工作生變
凌鷗的爸爸肺癌發作、引起極度的驚恐不安
身體狀況才又開始惡化直到目前為止。

---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rma郁儒 的頭像
Erma郁儒

Erma郁儒心視界

Erma郁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