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路況改善,車子就一路順暢地行駛在高速公路上,采嫣則欣賞著窗外瑞雪紛飛的白色世界,宛如置身神話故事裏詩情畫意般的情境。


 


車子行駛了五十分鍾才下高速公路,再往工業區駛去約莫十分鍾後就抵達了工廠門口。


 


「還認得這裏嗎?」等待守衛開啟大門時,齊健問著。


 


「當然認得,真是久暐了!采嫣用著久後重逄般的欣喜神情答應著。


 


在這個以男性為中心的國度,在這裏,幾乎清一色是男性,只有少數幾位組合工是女性,還有一位負責招待的朴小姐


 


每次拜訪完畢離去之時,偶遇午休時段,所有在外頭聊天休息的大男生們會恭敬地向采嫣道再見,讓采嫣有著眾星拱月般的不自在。


 


「這一回更是別有一翻滋味,看那顆迎賓蘋果樹上的纍纍果實,一下子就被白雪給覆蓋住了」


 


采嫣看著那顆從她十年前第一次來拜訪時,就矗立著的蘋果樹說著,她一直把它當做迎賓樹。


 


「是啊! 待會兒幫妳拍些照片留念」齊健停好車後說著。


 


下車後,齊健找來了朴小姐幫忙拍他和采嫣的合照,就在那顆蘋果樹下,齊健自然而然地搭著采嫣的肩膀,令采嫣心頭一驚,腦海裏馬上閃過一個念頭: 『如果此時即使技巧性地避開齊健,會不會太見外? 會不會讓齊健下不了台?


 


罷了,雖然采嫣明明看見朴小姐的臉上閃過了一絲錯綜複雜的驚訝神色,卻馬上恢復一貫的笑臉迎人,舉起相機幫忙取景咔嚓。


 


采嫣也只能以故作輕鬆的自然表情配合著,暫時將疙瘩擺在心中。


 


拍完合照之後,齊健再幫采嫣拍了幾張獨照,意圖留住白雪飄揚下的紫色倩影,然後一起跑到辦公室前的門廊下躲雪,並輕輕拍落附著在衣服上的雪花。


 


此時,載著林董邱董的車子也剛好尾隨到達。


 



6


早上和林董邱董參觀完工廠,再聽取齊健講解鋁箭的相關常識後,大夥兒就共乘齊健的車一同離開並共進午餐。


 


齊健帶去一家庭園式、古色古香的建物餐廳用餐。


 


雪,還繼續恣意地下著; 太陽,也露出微弱光線投射在滿是枯黃落葉、被綿細雪花覆蓋著的步道上。


 


「這裏真是太棒了,我一定要找個時間帶我老婆過來渡假」生性浪漫又活力充沛的林董讚不絕口。


 


邱董是不是也要跟進,帶老婆過來二度蜜月呀?采嫣打趣地問著。


 


邱董是個大忙人,這一回真正是忙裏偷閒,硬是捨命陪君子」林董不忘調侃著邱董


 


平常邱董是手機不離口、隨時在講電話搖控工廠的大忙人,這回來到韓國,因為頻率不同,耳根就落個清靜了好些天。


 


聽著林董的話,邱董齊健都微笑不語,朝著餐廳方向拾階而上,進入涼亭式建築的密閉房間,並挑了個靠近大落地窗的座位,除了可以一邊欣賞著窗外雪花飄飄的美景,還可以一邊享用著道地的韓國料理。


 


香味四溢的韓國烤肉,放在生菜葉子中間,搭配各式各樣的小點心、泡菜後捲起來大口食用,令人齒頰留香、回味無窮。


 


齊健看著大家吃得津津有味,想起采嫣第一次來韓國韓國菜的模樣,就不由自主地笑了起來。


 


「還記得采嫣第一次吃韓國菜,可能水土不服,半夜還喊胃悶想吐」齊健笑語著。


 


「是啊! 那時候,只敢吃烤肉,其他的生菜如大蒜、生蔥、生辣椒,還有看起來很紅很辣的泡菜、冷的酸湯,統統不敢吃,真的好糗!采嫣難為情地說著。


 


想起那一次,長途跋涉去漢城郊外驗貨,可能是塞車惹的禍,讓原本不太舒服的胃在頻繁的突然煞車、瞬間起動之下,翻攪了幾滾之後,對著一桌道地的韓國菜,就是食不下嚥。


 


那天半夜三點,還因為反胃想吐起床悶坐了很久。


 


隔天,到齊健家中做客,就只想吃有熱湯的麵食。


 


韓國烤肉是全世界有名的,也是我在台北的時候每個月都要去打打牙際的美食佳肴之一」


 


林董生龍活虎般地讚揚著韓國菜,完全看不出來已經是60歲的人了。


 


--- to be continued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rma郁儒 的頭像
Erma郁儒

Erma郁儒心視界

Erma郁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