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到了」


 


駛入碎石子車道停妥車後,齊健才鬆了一口氣熄火。


 


此時,夜暮已經全然籠罩在氤氳山嵐之下,星閃羅列的橙黃路燈,點綴在蜿蜒山谷的楓紅小徑上,別有一翻意境的神祕感。


 


「這很像我老公心目中的居家地點」


 


呼吸著冰冷的空氣,采嫣重新感受到心曠神怡的舒適,只是冷冽了點采嫣感到鼻頭一陣酸冷,趕忙自皮包掏出面紙擦拭著因為驟然接觸到冷空氣而不聽使喚漱然落下的鼻水。


 


「這是一家很有格調又高雅的鐵板燒餐廳」齊健說著。


 


「嗯,很有遺世獨立的感覺」采嫣打量著週圍環境後說著。


 


「你是怎麼知道這個地方的?」在步入餐廳之前采嫣好奇地問著。


 


「朋友帶我來的,之後我只帶過老婆及一個知心朋友來過,妳是第三位我帶來這裏用餐的人」齊健眉毛微揚說著。


 


「哦!? 那我可真是受寵若驚囉!


 


采嫣心中一驚又馬上不動聲色地強作鎮靜且若無其事地笑語著,心底卻嬌嗔著:『為什麼又突然冒出了一道難題?


 


齊健卻神祕地微笑自忖著:『妳應該知道妳在我心目中的地位』


 


兩人在waiter帶領下入坐。


 


點餐後采嫣開始打量著餐廳內部的木造裝潢及典雅擺設,在傳統的韓國音樂撥弄下的柔和氣氛瀰漫著濃馥的異國情調風味。


 


不久,waiter送來了餐前酒。


 


「來,為我們長達十年的友誼乾杯」齊健舉起餐前酒杯子說著。


 


「十年了? 時間過得可真快!采嫣也舉起杯子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回敬著。


 


「還記得第一次接到妳的傳真回函,就被妳那細心又週衍的處事能力給深深吸引住了。那時候心中相當好奇,林采嫣,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齊健喝了一口後慢條斯理地回憶著說。


 


采嫣小啜一口,細細品嚐著那種苦澀滋味滑入口中的感覺,同時閃過十年前接獲齊健傳真的影像後,逕以微笑不語代替回答,心裏卻有著似曾相識的感覺。


 


對了,采嫣想起老公也曾對她訴說過『第一次見面的最難忘懷一幕』往事; 那是大二那年,在歷經了一天細雨紛飛的烤肉聯誼後,回程車途中,「不順道」的老公為了多看采嫣幾眼臨時起義改變回家行程,決定到采嫣住處順道的同學家中做客過夜。


 


在車中,延續著一天『裝模作樣』的哈啦聊天,直到采嫣的住處到站了,幾個大男生才目送采嫣下車離去。


 


沒想到采嫣不經意的一個甩頭,伴隨著自然而然的長髮飄逸,就好像射出了一支愛神的箭一般,讓生性羞怯的老公下定決心,寫下生平第一封追求信而展開了一段六年的愛情長跑。


 


想到這裏,采嫣不得不驚訝於上帝在冥冥之中所做的種種巧妙安排。


 


「好像,冥冥之中很多事情都已經註定好了」采嫣不禁有感而發。


 


「是的,年紀愈增長愈能夠感受到冥冥之中的那股強大力量,這絕對不是血氣方剛的一二十歲時期可以領會得到的」


 


齊健心有戚戚焉地繼續說著:「人,總得在經過了坎坷歷練才學會感恩」


 


「一點都沒錯,還記得你第一次拜訪時提過,帳篷鋁管是當初你鋁業工廠創業階段中,十項計劃生產產品中排序最後面的一項。沒有想到 後來卻躍升為佔據了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營業額的主要產品吧?采嫣回憶著說。


 


「那都得歸功於妳! 如果不是遇到妳,可能就沒有現在的我」齊健神情嚴肅真誠地說著。


 


采嫣心裏OS想著:「或許吧!


 


還記得接到齊健的第一封介紹信,多麼平常的一封信呀,老闆甚至要采嫣把傳真丟到一旁不用理會它,因為 已經有太多次慘痛的開發失敗經驗了。


 


哪裏料想得到,當下那麼無來由的一念之間,采嫣向老闆提議著讓她來試試看,反正花不了她十分鍾的時間寫下回信。


 


就這樣,一貫積極細心的齊健就馬上飛來拜訪。


 


這段因緣際會的小典故,采嫣一直略有保留的放在心中,心想齊健若是知道了這個典故,只會給他更大的人情壓力,她太清楚他的為人了。


 


還記得第一次會面相談甚歡,離去之時齊健冷不防地問了采嫣一句:『妳已經工作了幾年了?


 


在聽完采嫣回覆的三年半工作時間,齊健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驚嚷著:『妳看起來好有經驗!』, 采嫣對齊健留下較為深刻的印象。


 


「其實,我只能算是『師父領進門』的那個小角色罷了,你今日的成就都是靠你自己的努力得來的」采嫣不敢居功地說著。


 


「那個小角色對我來說有著不同凡響的超級意義哦!齊健略作反駁地說著。


 


「那麼,敬我們的第一次見面,深具意義的一九九零年!采嫣有意打斷齊健,故意岔開話題舉杯說著。


 


「是的,敬一九九零年!齊健也意領神會地回敬著。


 


「我不知道現在的前老闆X先生如何看待你在美國市場的非凡成就,他曾經否決了我的看法,否決了我認為只要假以時日,你一樣可以攻下美國市場,就像當年你攻下日本市場的輝煌成就一樣」


 


再啜飲了一口後采嫣有點傷懷地追憶著幾年前,也就是離職之前和老闆的心結,理念不一致的心結。


 


「那一直是我心中小小的遺憾,沒能夠和你一起進佔日本市場,對於美國市場又錯過了躬逢其盛的機會」


 


采嫣對於以往沒能實現的願望,有點落寞地嘆了口氣說著。


 


「那些都已經過去了,妳已經做了很多該做的事了」齊健安慰著采嫣說著。


 


對於采嫣曾經歷過的內心掙扎,他還依然感同身受。


 


「不過,我還是一直很感激前老闆X先生,他曾經對我那麼的推心置腹,讓我可以儘情地在工作舞台上,淋漓盡致地自由發揮了那麼多年,也因此結識了一些好的朋友,像你」


 


采嫣有點感性地說著,齊健也微點著頭回應著。


 


「敬你,謝謝你這些年的幫忙」采嫣由衷地向齊健舉杯說著。


 


「應該是敬此時、此地、此刻的2000年,敬那些不愉快的過去,讓我們成長、學會感恩的過去」齊健再有感而發地舉杯望著采嫣。


 


「接下來,就讓我們儘情享受今夜的美食佳肴吧!


 


兩人各自啜飲了一口後,齊健對著已經料理好的第一道冰魚燒烤舉箸說著。


 


「好」采嫣也欣悅地答著。


 


兩人開始一邊品嚐著一道道的日式燒烤美食,一邊閒聊著。


 


屋外,急驟下降的入夜氣溫也在悠揚的樂音及間續起伏的輕柔談話聲中,悄悄掩沒了整座空盪山谷。


 


--- to be continued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rma郁儒 的頭像
Erma郁儒

Erma郁儒心視界

Erma郁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