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車子駛出了喧囂攘攘的市中心後,采嫣才得以放鬆神經,準備好整以暇的開始聊聊近況。


 


「你母親近來好嗎?」想起齊健好學不倦的母親 (六十歲取得博士學位,七十五歲還活躍於國際性的人道救援組織基金會的活動)采嫣關心地問著。


 


「她很好,還是很忙,很活躍,忙著基金會的事」談到母親,齊健的眼睛閃過一道光彩、驕傲地說著。


 


「多麼幸福又高尚的家庭」采嫣打從心底OS稱羡,那麼顯赫又沒有驕縱氣焰的家庭。相對的,她又何其有幸可以結識到這樣的家庭,而且,受著這位猶如天才一般的社會菁英賞識著。


 


「不過,最近我必須籌措一些現金以免我母親居住的房子被銀行接收」齊健略顯憂慮輕聲地說著。


 


「怎麼說?」難掩訝異的神情,采嫣微蹙著眉頭問著。


 


那一幢由齊健的父親於三十幾年前親自設計、督工建起的優雅高級別墅 (位於正市中心),也是他的童年、青少年及婚前的居住之所,應該有著難以計數的諸多回憶。


 


「我大哥的經濟狀況一直每下愈況,將我母親的房子也拿去抵押貸款,現在正面臨破產的命運」雖然是意料中的事,齊健還是禁不住動了點氣說著。


 


「那麼,你必須準備不少的現金了?采嫣問著,想到那幢價值不菲的別墅有點替齊健的母親難過。如果他母親早點將房子過戶給齊健 (齊健幾年前曾說過他母親屬意將房子留給他,在她百年之後),就可以免去這場不幸了。


 


「至少要有150萬的美金現金才行」齊健回答著。


 


「哇!采嫣不禁失聲叫著繼而憂心問著:


 


「這對你會是個負擔嗎?


 


「我還可以幫我母親保住這個房子」齊健若有所思地點頭答著,好像在思索著一個難解的習題似的。


 


「你母親應該很慶幸有你這位貼心的老么」采嫣衷心地讚美著。


 


「你大哥不是繼承了大部份的有價遺產又接管了你父親的電腦公司嗎? 他應該很有實力才對呀!采嫣有點不解地提問。


 


「我大哥接管我父親的電腦公司後就一直自我膨脹且不當擴張,又不知開源節流,加上管理不當,喜歡擺著眾多的蝦兵蝦將充當大老闆,才會落到今天的下場」


 


齊健談起那位令他不敢茍同的大哥有點失控地升高音調繼續說著:


 


「雖然當初我大哥堅持繼承大部份的家產,卻因為花費不當,再多的金山銀山也有掏空用罄的一天。至於我,因為繼承的遺產大部份都還完璧如初,加上逐年累計的公司營餘,所以愈來愈有實力」


 


齊健娓娓地訴說著,采嫣則安靜聆聽著不敢再僭越地提出更多問題以免變成『探人隱私』。


 


采嫣想起齊健曾經告訴過她,說他父親生前已經和他談過並屬意他為接班人。奈何,世事難料,一場突如其來的小病竟然在就醫途中意外地客死他國,沒有來得及留下遺書。


 


采嫣嘆著,或許這就是造物主的奇妙安排吧! 否則,她現在也不可能身處此地,而且有可能永遠沒有機會因公拜訪這個國度。


 


「我們就快到了」不知不覺間車子已經開到一所學校的入門處。


 


「這好像是一所大學?采嫣抬頭望了望,閃著微微興奮的神情問著。


 


「沒錯,這是我曾經在這裏消磨了四年的 Yonsei University 延世大學,是漢城的第一名校」


 


身為名校的一份子,齊健與有榮焉地說著,已經把剛剛談及的『惱人房事』給拋在腦後。


 


--- to be continued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rma郁儒 的頭像
Erma郁儒

Erma郁儒心視界

Erma郁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