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兄弟姐妹眾多,家貧加上母親後天聾啞,父親又忙於生計、日夜奔波,七個娃兒像是沒人養的「野孩子」(自視高人一等鄰居的鄙視模樣至今仍歷歷在目)。印象中,只有年邁的「阿祖」 (曾祖母) 會真正疼惜地歎著: 「靠天公伯仔養大漢ㄟ囝仔」。


 



 


所以,最喜歡溺在八十幾歲的曾祖母身邊聽她細訴古早的童年往事。那段悲慘的歲月是她老人家行將就木卻記憶鮮明的黃樑一夢! 即便懵懂不知的年紀卻還記得那麼一個故事,一個十一歲的童養媳,生育了一大群孩子卻都幾乎因病早年夭折,只有一男一女存活下來,那 就是版主的祖母及舅公 (因為近親聯姻舅公也是外祖父)。十九世紀末的艱困生活環境,迫使曾祖父母必須長途跋涉求取零工餬口,身為長姐的祖母也因此必須背著弟妹千里迢迢地找尋母親餵食奶水。


 



 


除了飢餓貧困,曾祖父母還經歷了多個小孩因病無錢醫治而腐爛至死的人間至痛,那是一段呼天不應卻又得看天吃飯的年代,人們必須對老天爺卑躬屈膝、聽天由命。其後,祖母在五十歲因子宮癌去逝,曾祖父母又再一次經歷了白髮人送黑髮人的苦痛。


 



 


因為母親聾啞、祖母早逝,小時候幾乎是和曾祖母相依為命 - 是她幫忙搖著特大搖籃、餵食「米仔奶」、看著雙胞胎姐妹長大的。農忙期間,矮緩佝僂的曾祖母偶會幫忙看顧曝曬的農作物,常常水稻收割後姐妹倆就到曬穀場與她老人家聊天,幫忙驅趕聞稻香而來的飛禽走獸,再滿心歡喜地接受一包「糖甘仔」或花生米做為犒賞零嘴。若是下起西北雨,大人們會從田裏匆忙趕回將稻米堆掃成丘再以布篷覆蓋,等待雨過天晴後再繼續曝曬。


 



 



(引用自http://www.nipic.com/photo/8/4.html)


 


記憶中,裹著三寸金蓮小腳的曾祖母因為年歲已高行動非常不便,每日只能倚坐在大廳門廊的屋簷下往南眺望、與記憶交談。在以八十九歲高齡壽終正寢時,送終隊伍下至曾曾孫輩、浩浩盪盪,在鄉村小徑上綿延百尺,好不風光。


 



 


衛生條件極差的五零年代鄉村, 鮮少流行性感冒侵襲,倒是蛔蟲與頭蝨的肆虐陰影似乎永遠揮之不去,那幾乎是當時鄉村女孩的專利,而且極其困擾厭煩、又難以擺脫的「恥辱」。不過,若以現在忙碌的工業社會觀點來看,舊時在暖陽下「抓蝨母相咬」的閒情逸緻,還真有點彌足珍貴呢!


 


對於小學六年生活,印象中是與大自然親密接觸的黃金歲月,幾乎沒有功課壓力,只有玩、樂 (「吃、喝」貧乏)。因為沒有大人管束,放學後就是田埂之間任遨遊的海闊天空。水稻收割季節,就愛尾隨收割機後面撿拾未收割乾淨的稻穀。或是輪耕期間扛著鋤頭、挑著竹籃到已犁穫過的地瓜田挖掘漏網地瓜。尤其是特別喜歡在雨後踩著髮軟泥土找尋新綠嫩芽(埋在泥土底下地瓜雨後會發芽),那種等待結果揭曉的驚喜,不管嫩芽下埋著的是或大或小的地瓜,揮鋤挖開後的結果都有如獲至寶的滿足。


 





(引用自www.rural.com.tw )




 


待耕期間就在大庭院踼鍵子、跳房子、扮家家酒及捉迷藏等。有時候學著電視上的歌唱擂台節目玩起歌唱比賽及摸彩遊戲,有時候又或者披著破被單、有模有樣地唱起歌仔戲。那種手舞長袖、腳曳長裙的胡弄快感應該和八歲女兒喜歡披著浴巾、自得其樂地自導自演是如出一轍的。南台灣的天氣一向晴朗炎熱,偶遇大雨成災反而成了小孩子們的嬉戲天堂,不僅可以趁機玩水還可以撈取從漁塭滿溢而出的魚蝦,或是到氾濫的田埂溝渠捉泥鰍、釣青蛙。


 


   


(照片引用自http://www.wretch.cc/blog/camay/16865336)


 


暑假期間秧禾及膝,最適合沿著田埂四週插竹片、上鉤餌『下』四腳仔」(釣青蛙)。這是年長四歲的大哥的拿手絕活,因為沒有適齡弟弟可供差遣,只好找上雙胞胎妹妹參與「盛事」。通常,大哥負責削竹片、上鐵鉤,姐妹倆就必須硬著頭皮沿著田埂溝渠、鋤掘蚯蚓當餌可怕的是之後得在揪成一團的蚯蚓桶中捏起一隻、剝成兩半再穿入S型鐵鉤才算上餌工作大功告成! 在「有事,弟子服其勞」的年代,姐妹倆對此折磨人的差事只有「敢怒,不敢言」的份兒。上完餌, 還有早晚兩次的「巡邏」收取上鉤的青蛙,再拎著竹籮滿載而歸。好個閒雲野鶴般卻又有苦難言的鄉村暑假生活!


 


        


(引用自http://library.dcview.com/article.php?id=52 )

 



多年後再回首,腦海裏那兩個清湯掛麵的女娃兒 (耳上3分分的西瓜皮髮型,土的可愛呵!),頂著橘黃色的夕陽餘暉,揮趕著頭上成群的飛蚊,卻心不甘情不願地追隨在一個理著3分頭大男孩背後的影像,令人不禁噗嗤莞爾。真得感謝老哥強迫性地賜與那一段難以忘懷的童年經驗。


 






 

稍長,大哥進入國中的青春叛逆期,抽煙、喝酒、賭搏樣樣學,優異成積也因此一落千丈。有一回大哥又呼朋引伴鎖在房間內「胡作非為」,好奇心驅使下躡手躡腳地躲在門外並從門縫裏窺視到一幕煙霧裊裊的賭博景象。為此,老爸還不惜斥資購買了當時貴死人的收錄音機及變速腳踏車 (1960年代初期那是屬於天方夜譚式的奢侈品),只為了轉移大哥的注意力真可謂用心良苦! 這些年少輕狂的陳年往事,還真難以和目前從事服裝業又虔誠向佛、不沾煙酒的大哥聯想在一起。


 


Erma分享於2012.7.13 ... to be continued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rma郁儒 的頭像
Erma郁儒

Erma郁儒心視界

Erma郁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