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嘴饞惹的禍。。。


 


不記得上小一了沒有,有天,鄰居姐姐炫耀著要去隔壁村她大姐家吃「枝仔冰」,想著冰涼的枝仔冰讓小小年紀的Erma兩姐妹口水直流,所以二話不說就跟著走了。


 


那個年代Erma家小孩太多了 (七兄弟姐妹),白天父母親沒空管束,所以小孩都沒有習慣也不必報備去向,一直要等到天黑了小孩沒回家才會出門找尋。


 


就這樣,大姐姐帶著兩個小蘿蔔頭往村子另一頭走去,走呀走的,出了村子,柏油路變成了泥土路再繼續走呀走著,上了小土坡,過了一條搭著木板橋的大圳溝,然後穿越幾條田埂路,再繼續走呀走的,突然面前出現一條沒有搭橋又湍急的大河流,大姐姐看著兩個小蘿蔔頭搖搖頭,小蘿蔔頭年紀太小了,沒有辦法涉水而過,只好問小蘿蔔頭可不可以循原路自行回家呀?


 


「可以呀!」看著湍急的河流,兩姐妹也心生畏懼而打起退堂鼓附和著。記得當時小小年紀的心裏想著,反正剛剛才走過的路還記得的,就自信地回應著大姐姐: 「我們記得路的,就照原來的路回去呀」


 


就這樣,兩個小蘿蔔頭循著原路回到了大圳溝,要找那個木板穚過圳溝。


 


「奇怪了,怎麼找不到橋呀!


 


在對岸大圳溝上來回找了幾遍就開始慌了,終至小步伐成了小碎步,小碎步又成了小跑步,之後就成了小淚眼娃兒了


 


「橋怎麼不見了? 橋怎麼不見了? 橋怎麼不見了?


 


這段記憶,不記得實際發生的年歲,只記得很小很小,但是,那幕找不到橋的慌張身影至今還歷歷在目且餘悸猶存。


 


結局是後來遇上好心的鄰村村民,問了兩姐妹住的村落及爸爸的名字,才有驚無險地將兩姐妹用機車載回村子裏。。。


 


因為這件事,自小疼愛兩姐妹的阿祖(曾祖母)一直對那位姐姐的「不負責任」行為啐啐唸了很久很久,讓Erma心裏覺得有點對不住那位姐姐的好意呢。。。


 


Erma寫於2012.7.1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rma郁儒 的頭像
Erma郁儒

Erma郁儒心視界

Erma郁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