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do-solo  

仔細端看碳中的外表除了胖瘦合宜的身材,長相更是稱得上俊美斯文(無怪乎被稱為班上的四大美男子之一),是那種標準的「不安全長相」。
 
所以,婚後的碳中確曾扎扎實實地經歷了一次驚心動魄的桃花運,讓他今生永誌難忘的「豔遇」,而且差點演變成一場災難。
 
話說有一次回南部探視雙親,一路上碳中神情凝重、有點心不在焉地雙唇緊閉,甚至還食不下嚥的直喊胃痛,是典型的神經緊繃之下的後遺症,一直到了上床就寢,他才神情凝重地告訴凌鷗來龍去脈。
 
原來,前陣子公司來了一位生管部的新同事黃小姐黃小姐在例行的部門拜會時,據說一看到研發部門的碳中一時為之傾倒,這是黃小姐的閨中密友兼雙方同事向碳中透的。
 
剛開始,碳中也坦承有點飄飄然,都已經將近四十歲的中年人了竟然還有人暗戀著他。
 
只是,碳中萬萬沒有想到已婚的黃小姐竟然將她對他的愛慕付之行動,也不怕被她老公查覺,若是遇到碳中輪小夜班必定在深夜從家裏打電話給碳中,可把碳中嚇得魂飛魄散,深怕哪天被她老公或是被凌鷗發現,豈不是跳到黃河裏也洗不清了?
 
怎奈,黃小姐執意不聽勸告竟然以自殺來要脅碳中,要他不能告訴凌鷗這件事。
 
一直到那天東窗事發黃小姐的老公打電話給碳中,口出穢言向碳中挑釁,甚至略下狠話,搞得幾乎全部門的人都知道有個仇人在向碳中下戰書。
 
當時,聽完碳中的話,凌鷗思考了一會兒說了: 「現在你要怎麼辦?」
 
「我也不知道怎麼辦,現在真的是跳到黃河裏也洗不清了,更嘔人的是根本沒有那麼一回事。她老公下午就打電話到公司找我剛好我不在,代接電話的同事一看到我就說:『你的仇人找你,請你回電』。我看,這一回會為了這個事件沒有辦法再繼續待在這家公司了」
 
碳中一副無辜又極其懊惱的模樣讓凌鷗心中有了個底。
 
「所以,你有黃小姐老公的電話了?」凌鷗冷靜地再問。
 
「有,同事幫忙抄下來的」碳中滿臉疲憊回應著。
 
「我看,就由我出面打電話給黃小姐的老公」
 
凌鷗已經在心中想好要用什麼立場向黃小姐的老公開釋。
 
過了週末假日的星期一早上,凌鷗就撥了電話給黃小姐的老公,聽說這位仁兄是位卡車司機,不免心中有點兒毛毛然。
 
「請問是黃馥梅的老公王先生嗎? 」
 
凌鷗特意先深吸了口氣、 穩住情緒問著,

這種棘手的問題還是生平第一遭遇到,更何況對方是何方神聖還搞不清楚,難免會有忐忑不安又戰戰競競的緊繃情緒。
 
「是的,哪位?」
 
「我是林碳中的老婆,很冒昧打電話給你。聽說你想約我老公見面? 見面之前我想有些事情我應該先讓你瞭解」
 
凌鷗不疾不徐地點了開場白後再繼續說著:
 
「首先,讓我先向你介紹我老公是怎樣的一個人,用最簡單的方式來講,我老公是個紅色衣服不敢穿、白色褲子更不敢穿的人。他相當保守,很有做人處事的原則,更不會去做傷風敗俗的事。是你老婆主動找我老公,我老公也制止過好幾次,甚至要以向我坦白這件事來中止你老婆的繼續騷擾、打電話,你老婆卻以自殺來要脅他。你知道嗎? 為了躲避你老婆的深夜電話,我老公都不敢待在自己的辦公室,得可憐兮兮地跑去和現場人員擠用一台電腦,也害得我女兒每次打電話找她爸爸都常常撲空找不到人,對我們的日常生活習慣也造成很大的影響」
 
凌鷗連珠帶炮式地先發制人埋怨了一大串,先讓對方心懷愧意,因為,凌鷗沒有怪他沒有把老婆給看好老是騷擾她老公就很額外開恩了,他老兄竟然怪起她老公來了?

而那位據說原本語氣很兇悍的仁兄竟然也被凌鷗的一翻柔中帶刺的話給愣在電話那頭,不知如何接口地嗯呀吚呀而草草結束雙方的電話對談。
 
結果,出乎意料的這個事件就此打住,黃小姐也不再打電話給碳中黃小姐的老公也似乎消聲匿跡了,一切又回到正常軌道運轉著。

不過,這樁事件卻結結實實地給了碳中很大的教訓和覺悟,相信他如果再遇到類似情況已經知道這是避之猶恐不及的燙手山芋而知如何拿捏、斷然拒絕了。
 
怪哉! 是不是黃小姐對電影「致命的吸引力」看得太入迷了,才想如法泡製、來段刺激的婚外情!? 還好,她找錯了對象,也趁機給了碳中一計當頭棒喝,希望已經猶如醍醐灌頂般地開啟他抵抗誘惑的智慧之門。
 
在上班的空閒時間想著想著,想起兩人共同走過的那一大段路,凌鷗心中對碳中的不滿怒火才逐步降溫,進而想起第一次見到碳中,也是有一見鍾情式的觸電感覺。

那是大二那年,在班級聯誼的烤肉活動裏認識的。

命運之神有時候讓人心想事成的巧妙安排實在令人拍案叫絕; 在客運車裏一起圍著凌鷗哈啦聊天的四、五個大男生(碳中亦在內),下車後開始抽簽分組烤肉,已經互有好感的碳中凌鷗又被抽到同一組,就這樣開始了一天陰雨濛濛的三峽北插天山之旅。

書信往來後的第一次單獨見面也是在霪雨霏霏的淡水渡過的,碳中常說,好像他們這一段情是註定和「雨」脫不了關係似的。
 

---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rma郁儒 的頭像
Erma郁儒

Erma郁儒心視界

Erma郁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